《撩的男人心痒痒的话》给男朋友发污污的句子

来源:www.qipaozhi.com 情书网 时间:2020-12-20 22:49:57 责编: 人气:

《撩的男人心痒痒的话》给男朋友发污污的句子

陈瑶今年三十二岁,是刘丰老婆的双胞胎妹妹,三年前,她老*g不幸去世了,住在婆家,一个人带着女e*生活。

 

  她今天到姐姐家串门,谁想刚好遇到今晚姐姐加班还没回来,更没想到会遇到姐夫喝醉了,这让她有点手足无措。

 

  此时,陈瑶也没多想,便费力的扶着刘丰到床上躺下,准备帮刘丰把上衣脱了,擦拭身上的污秽物。

 

  做完这些,陈瑶给刘丰盖好被子,刚准备出去。

 

  突然刘丰一把抓住了陈瑶的手,一边用呓语般的声音说道:“老婆,我……好难受啊!我要……洗澡,你帮……我洗”

 

  陈瑶听到声音,刚想开口跟刘丰解释自己不是他老婆,那里料到刘丰居然已经把自己脱的光光的……

 

  没等陈瑶有所反应,刘丰便摇摇晃晃的拉着陈瑶往浴室走。

 

  陈瑶知道刘丰这是喝醉了,但是看到刘丰走路都走不稳,她担心刘丰会在浴室会摔倒什么的,只好扶他到浴缸躺下,再帮他放水。

 

  放水的时候,陈瑶尽量的不去看刘丰那里,等水放好后,她转头再看刘丰,却发现他眼睛微眯,轻声的打起鼾声了,好似睡着了。

 

  这可怎么办呢,自己也不能任由他在这里睡,要是一个不小心滑下去溺水了,那就危险了。

 

  所以,陈瑶只好帮刘丰擦洗上身,洗到腰部,突然她发现刘丰那个地方在慢慢的变d*a……

 

  陈瑶羞得面红耳赤,但是这次的距离更近,明显看的更清楚……

 

  她沉静多年的心像是被点燃了一团小火苗一般,加上震惊刘丰的尺寸,莫名的想让她忍不住伸手去摸了一下,那炙热的感觉,让她心里对哪方面的渴求,如洪水般溃堤。

 

  陈瑶不断告诉自己,她只是帮姐夫清洗一下,只是照顾。

 

  “老婆,老婆……我们一起洗……”

 

  闭着眼睛的刘丰突然伸出手,盖在陈瑶身前的柔软,另一只手更是揽着她的腰肢。

 

  “呜……姐……姐夫,我是……”陈瑶急忙喊道,想要挣扎。

 

  没等陈瑶说完,人就被刘丰一把拖进了浴缸里。

 

  瞬间,陈瑶脑子停顿了一般,只觉得有双chun吻上来,所有的解释都被压回了嘴里。

 

  “唔……姐夫……”

 

  一个缠绵的湿吻几乎让她窒息,陈瑶刚从刘丰的嘴下挣脱出来,却没想被刘丰一把抱住了腰肢,然后身前一热,身前的柔软被刘丰含住了。

 

  她试着挣扎,可是毕竟是女人,力气那里有刘丰d*a呢,刘丰的d*a手托着她的腰身,到了最后,她都气喘吁吁了,可依然没办法推开。

 

  “老婆,我想要!”刘丰一边说着,一边抓着陈瑶的手放在了他那里。

 

  在温热的水里,陈瑶能明显的感受到刘丰身体的变化,还有那滚烫的东西,让她的小脸陡然变得绯红,身子一下子就软了。

 

  “别”陈瑶费力的想把手挣脱出来出来,但是被刘丰攥得紧紧的。

 

  “老婆,你不想吗?”刘丰脑袋趴在陈瑶耳边,喷薄出的话语,让陈瑶的耳朵痒痒的,浑身难受的很。

 

  自从老*g去世后,陈瑶已经很久没有经历过翻云覆雨的快感了,被刘丰这样一弄,让她身下升腾起阵阵酥酥麻麻的感觉,又仿佛几万只小虫子爬过,酥痒难耐。

 

  陈瑶沉默,向是给刘丰传递了答案般,他急不可耐的伸手褪去了陈瑶的裤子,然后抚摸起来,让她忍不住嘤咛出声。

 

  这抚摸,比以前她自己来得要刺激,身体也愈发的空虚起来,想要的更多更多,一时间她便迷失了自己,身体也慢慢忘情的在刘丰怀里扭动起来……

 

  此时,她已经忘却了,如果被姐姐知道会是一个什么的后果了。

 

  陈瑶在刘丰的刺激下沉沦了,享受着这难忘的感觉了。

 

  而且,就算她现在想反抗,刘丰把她抱的死死的,她也g e n本没力气挣脱开来。

 

  陈瑶快要溺毙在他的怀里了,身子软了下去,这种奇妙的感觉,让她的心荡漾着,d*a脑一片空白……

 

  此时,如果陈瑶抬起头的话,能看到刘丰眼底闪过一丝y谋得逞的亢奋,他已经调整好位置,身子一挺……

 

“啊,好疼!”

 

  强烈的疼痛感刺激到了陈瑶,让陈瑶瞬间从那种迷乱的状态中清醒过来,顿时变得紧张起来,一把推开了刘丰。

 

  羞死人了,自己都做了什么事情呀?怎么能跟姐夫做这种事情!

 

 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,陈瑶便急忙从浴缸里钻了出来,也不顾自己身上样子有多狼狈,急忙跑到了客厅。

 

  坐在沙发好半天,陈瑶都不能平静,一直在自责刚刚差点跟姐夫那样了……

 

  正当陈瑶胡思乱想的时候,传来一个声音。

 

  “瑶瑶,你怎么还不睡呢?”

 

  陈云加完班回来,看到一脸呆滞的陈瑶坐在沙发上,关心的问道。

 

  “啊!姐,你回来了啊!”陈瑶慌乱的说着,眼睛却不敢跟自己姐姐对视,就像是做了坏事的小孩子,不敢面对自己的父mu。

 

  “姐,姐夫喝醉了,现在在浴室洗澡呢,你进去看看吧,我去睡觉了。”

 

  陈瑶说完,逃离般的回到客房。

 

  陈云都来不及说话,就听到一声“砰”的关门声。

 

  当她来到浴室,看到自己老*g醉倒在浴缸上,看着疲惫的老*g很是心疼,快速的帮刘丰洗好澡,架着他回到房间。

 

  一个小时后。

 

  “啊,老*g,我受……不了”

 

  突然,陈瑶听到隔壁房间传来姐姐发出j*c声。

 

  被这种声音刺激到之后,陈瑶身体就好像着了火似的,更加难受了。

 

  她实在忍不住了,只好准备出去喝点冰水给自己降下温。

 

  可是,当她经过姐姐卧室的时候,居然发现姐姐卧室的门居然没有关,她下意识的往里面看了一眼,然后便看到让她久违已久的一幕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