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细节的污小说片段;她来自地狱txt书包,林晚青顾霆琛大结局

来源:www.qipaozhi.com 情书网 时间:2020-11-13 13:55:24 责编: 人气:

超细节的污小说片段;她来自地狱txt书包,林晚青顾霆琛d*a结局

NND,这演技,不去拍戏多浪费呀,我忍不住在心中咆哮。

“没事,我身体结实,不怕淋雨,你没事就好。”不想再陪她演,我绕过桌子,准备开始工作。

我的话让阮心恬一愣,一双眸子转了转,她回头看向顾霆琛:“霆琛哥,都是我的错,害晚青姐白跑一趟,能不能让她跟我们一起吃早点,当我赔罪,好不好?”

我……

顾霆琛原本是坐在那里无动于衷,半眼也没看我的,见阮心恬开口,放下吹风机,抬眸看向我:“过来吃饭。”

语气冰冷不带半分温度。

痛吗?习惯了!

对于放在心上的人,我始终不能做到冷酷拒绝。

虽然五味杂陈不足以形容我现在的心情,但我还是堆起一抹笑意,轻轻道:“谢谢。”转身坐在了沙发另一角落。

“晚青姐,你尝尝这个生煎包,这家是我和霆琛哥最爱吃的,只要我们在一起,他就必须要去排队买来吃。”阮心恬将一个生煎包递到我手上。

我低头看着生煎包,这不是包子是狗粮,拿在手上没有吃下去。

见我没有反应,阮心恬有些悻悻,转向顾霆琛,笑道:“霆琛哥,如果我去拍戏,你一定要买生煎包来探班哦。”

顾霆琛愣了一下,仿佛才想起今天找我的目的,他转头瞪我,冷冷地吐出几个字:“马上和杨馨解约。”

“你说过,*g司的经营归我管理。”面对他的王者之气,我虽然害怕,但事关*g司,我必须强石更。好不容易才签下的女主角,怎么能轻易解约。

杨馨是当下最受欢迎的四小花之一,有颜值又有演技,最关键的是只要跟她拍戏,男主角一定d*a火。

《熹妃传》被我定为*g司的年度d*a戏,就指着她带火作品,并同时将*g司男演员带上顶流之列。

“晚青姐,你不要生霆琛哥的气,都怪我,出道以来一直没拍戏,主要没遇上喜欢的角s e,这次听说要拍《熹妃传》,我就跟霆琛哥提了一下想演女主角,我不知道你已签约其她女演员。”

阮心恬再次一脸惭愧地看着我,表情惶恐又自责!

“没你的事,乖乖吃饭”顾霆琛温柔地拍了拍她的头发。

再次转向我,已恢复冷冽之气,他提高音量:“我也说过,甜橙是我为心恬开的,一切都要以她的意愿为前提。”

语调里透着不可违抗的霸道。

他说的没错,甜橙影视确实是为阮心恬而开。

三年前,顾霆琛娶了我,阮心恬因此d*a闹不止,为了哄她开心,顾霆琛d*a笔一挥为她买下一个影视*g司,取名甜橙影视,专为捧阮心恬而存在的*g司。

或许是为了给阮心恬出气,顾霆琛把我调来分管影视*g司。

如果说我是顾霆琛心中的刺,那么甜橙就是他为给阮心恬复仇c*进我心中的箭。三年来,阮心恬从不拍戏,除了黏着顾霆琛就是专门给我制造各种麻烦。

每天,我除了亲眼看着心爱的人跟别人如何秀恩爱、践踏自己外,还要随时应付阮心恬的各种刁难。

难得的是,就这样我一边花钱给无任何作品的阮心恬买热度,让她保持热搜女王称号。

另一边还将*g司经营的不错,投资的几部影视作品都d*a火,把*g司好几个小鲜*捧为顶流。

“合同已经签了,解约的话,违约金是十倍。”我说的是真话,杨馨档期很满,当初为了签约,我给出的几乎是行业天价。

“那是你的事!”顾霆琛说完起身,拉着阮心恬起身离开。

“顾霆琛。”见他又要走,我出声叫住他。

他顿住脚步,声音淡漠道:“有事?”

“今天是**的葬礼。”我连忙道。

他身形一顿,良久开口,声音没有任何起伏:“你去就可以了。”

“她是你的**。”他对**的态度,已经很让d*a叔和二叔不满了,今天要是再不去,他们会怎么想?

“下葬的事我已安排好,你去找李庆沟通。”他的声音毫无波澜,仿佛只是在交代工作一般。

见他抬步就要离开,我提高了声音,有些难受的道:“我同意离婚,条件是你下午陪我参加完**的葬礼,我就马上签字。”

不知为何,我的话让他突然变得愤怒,他捏住我的下颌,厉声道:“离不离婚,不是你说了算的。”

我没有挣扎,任他捏着,只是抬头目光坚定地看着他。

半天,他放开我,咬着牙道:“很好,我答应你。我会去葬礼,不过,你不能去!还有,马上跟杨馨解约。”冷冷地丢下这些话,头也不回地离开了。

我无声的笑了,多么讽刺,他这是要向所有人宣布,我被扫地出门了。

“林晚青,你太卑微太悲哀了。我说过,只要我想要的,霆琛哥都会给我。”身旁传来阮心恬的讥笑声。

我回头,阮心恬一改刚才乖巧的模样,脸上的单纯可爱早已不见,留下的只有y谋得逞的胜利之s e。

“阮x*真不愧是演员,变脸的速度实在令人佩服。”我不想看到她,转身离开。

阮心恬立即起身将我拦住,顾霆琛不在,她不用再演戏,看着我冷冷道,“你只要识相乖乖签字离婚,我就放弃这个女主角,不然你就等着赔空吃官司吧!”

我一愣,倒是笑了,瞧着她道,“所以你现在是以第三者的身份来*迫我离婚吗?”

“你才是第三者!”她对这个称谓很敏感,d*a声喊道:“如果不是你,我早就和霆琛哥结婚了,他g e n本就不爱你,他爱的人是我,他的心里只有我……”

“可现在名正言顺的顾太太还是我!”无视她的暴跳如雷,我冷冷绕过她向外走去。

除了顾霆琛,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我。

被我怼到无语,阮心恬气急败坏,一把拉着我道:“林晚青,你好无耻,霆琛哥那么讨厌你,还你赖着他有什么用?”

我停下脚步,慢慢转身,无比平静地道:“怎么没用?顾家有钱,顾霆琛有颜活又好,这样的男人你说我有什么用?”

“你太不要脸!”阮心恬语言上讨不到便宜,扬起手便想打我。

我是不会给她机会的。

抬手将她挥在半空的手抓住,语调缓慢,轻轻开口:“如果我是你,就应该继续装白莲花,而不是迫不及待地露出真面目。”

说完,我将她的手狠狠一甩。

没有想到的是,阮心恬被我这么一甩,整个身体向后倒去,她本能的伸手想去抓旁边的东西,桌上一个d*ad*a的古董花瓶被碰倒,眼看就要砸向她的头顶。

我连忙伸出双手去接……

还好反应快,刚好接住,我长舒一口气,准备将花瓶举过手顶重新放回桌上。

这时,躺在地上的阮心恬突然瑟瑟发抖:“晚青姐,我放弃女主角,你不要砸……”

我还未来得及作出反应,身子被一股d*a力推开,那只花瓶应声落下,“哐”的一声砸个粉碎,而我失去平衡,一pi gu坐在地上,右手正好撑在那堆碎瓷片上。

“林晚青,你竟然敢……!”顾霆琛绷着y霾冷酷的脸,一双黑眸深不见底,暗的可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