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书虫看了N遍的古言_重重波澜诡秘,步步阴谋毒计/顾清宋凌俢最新章节

来源:www.qipaozhi.com 情书网 时间:2020-11-13 14:56:38 责编: 人气:

老书虫看了N遍的古言_重重波澜诡秘,步步y谋毒计/顾清宋凌俢最新章节

“夫人明鉴,今日我亲眼看到阿珠辱骂三x*,不仅如此,她还想打三x*。”

“对对对,就是这样,阿珠平日里就仗着三x*x*ing子好,g e n本没把三x*当主子看,打骂都是经常的事。”

“我......”第三个丫鬟想到苏绯s e今天杀伐果决的样子,忍不住颤了一下:“其实阿珠欺负三x*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可三x*从来没有还手过,今日实在是......实在是阿珠太过分了,她不仅辱骂三x*,还辱骂夫人,三x*见不得夫人受辱才出手割舌的。”

这话一出口,连苏绯s e都愣了愣。

好一个伶牙俐齿,颠倒是非的丫鬟,为了讨好她,竟然连李氏都搬出来了。

她这话一出口,阿珠想不死都难。

事到如今,黑都变成白了,她还能说什么?

“来人啊,把阿珠拖下去重打五十d*a板,逐出丞相府。”

李氏d*a手一挥,这才一脸心疼的朝苏绯s e看去。

“是d*a娘疏忽了,以后再有这样的事情尽管来找d*a娘,d*a娘给你做主,只是如今阿珠被罚了,你身边也没有个可以使唤的人,不如就让d*a娘替你安排一个。”

安排?怕是想在她身边安个眼线吧。

苏绯s e故作欣喜:“那就谢谢d*a娘了。”

“恩,今日你也累了,就回去休息吧,一会我就让人过去。”李氏笑着朝苏绯s e摆了摆手,不愿再与她多说。

“是。”苏绯s e行了个礼。

见苏绯s e离开,李氏身旁的林妈妈立刻上前:“夫人,这三x*和往日不太一样,似乎张狂了许多。”

“这丫头如此嚣张,是该敲打敲打了。”李氏的语气平淡,目光却尖锐得很:“都怪我当年一时心软,没把她和她娘一起杀了,不曾想却留下了个祸害。”

林妈妈目光一转:“夫人是想再下一次手?”

李氏摇了摇头:“不着急,我倒想看看她能玩出什么花样来。让嫣e*去看着她,嫣e*是你女e*,我放心,记住,事无*细都要回报,一旦发现有任何不轨,立刻送她上h泉。”

李氏说罢,又突然好似想起了什么:“对了,明日我要带三位x*去敬悯寺赏花,你顺便让嫣e*传话,让她一起来。”

“是。”

第二天,一d*a早就来了新的丫鬟:“嫣e*见过三x*。”

苏绯s e睁开眼打量着眼前的人,这眉眼......怎么似乎在哪里见过?

“你是?”

“我是夫人新派来的伺候你的丫鬟,也是林妈妈的女e*。”嫣e*吸取了阿珠的教训,对苏绯s e恭敬了许多。

原来是林妈妈的女e*,难怪她觉得眼熟。

林妈妈和刘妈妈是李氏最得力的两个心腹,如今刘妈妈被罚了,李氏就将林妈妈的女e*安排在她身边。

这用意,恐怕连傻子都懂。

苏绯s e莞尔一笑:“既然是d*a娘安排的,那我今后的起居就拜托你了。”

“三x*严重了,夫人和其他三位x*今日要去敬悯寺赏花,夫人请你也一起去,我这就帮你梳妆。”嫣e*见苏绯s e的态度不差,不禁松了口气。

赏花?这种好事向来没有她的份,这次李氏刻意叫上她,恐怕是鸿门宴。

“知道了。”苏绯s e乖巧的走到铜镜前坐下。

嫣e*赶紧上前帮她梳头,还不忘假惺惺的赞一句:“三x*的头发真好看。”

“是吗?”既然嫣e*想和她套近乎,那她不如就陪她说说:“我这头发哪能和d*a姐的比。”

“那是,d*ax*如今都快成皇后了,要不是......”嫣e*猛地发现自己失言,赶紧闭嘴。

苏静柔要成皇后了?

她才刚死,他们就那么迫不及待吗?

苏绯s e不怒反笑:“要不是什么?”

这种小道消息,恐怕也只有像嫣e*这种“自己人”才会知道,如今她有这个机会,何不好好利用。

“我这也是听说来的,三x*听听就算了,千万别说出去。”嫣e*不放心的叮嘱道。

“你这丫头,那是我d*a姐,我还能害她不成?”

似乎是觉得苏绯s e说得有理,嫣e*终于开口:“我听说皇上本来已经拟好圣旨了,可偏偏被九千岁压了下来。”

“玉璇玑?他拿什么理由压的?”苏绯s e问道。

“嘘。”嫣e*惊恐的做了一个小声点的手指:“三x*,你怎么敢直呼九千岁的d*a名,九千岁说为后者必须像顾皇后那般对国家社稷有所贡献,如若没有,至少也要怀着一e*半女,而d*ax*什么都没有,所以......”

像顾皇后那般对国家社稷有所贡献?

苏绯s e只觉得*口被钝钝的锤了一下。

没想到时至今日,没有一个人敢为顾家再多说一句的时候,是她曾经视为最d*a仇人的玉璇玑替她说了这一句,还帮她拦住了苏静柔的路。

玉璇玑,五岁入宫,八岁便能上朝战群臣,十二岁当上太监总管,十八岁又被封为东厂督主,人称九千岁。

先帝还在的时候他便手握重权,杖责过当今丞相,还当众羞辱过宋凌俢。

这么多年来玉璇玑与顾家一直相互制衡着,如今顾家灭了,玉璇玑一面独d*a的局面必定让宋凌俢头疼。

这么想想,竟然有些痛快。

苏绯s e勾chun一笑:“走吧,别让d*a娘和姐妹们等急了。”

虽说是同行赏花,但才到敬悯寺苏绯s e就被一个人丢下了,李氏还美其名曰她身子不舒服,应该在寺里好好休息。

苏绯s e冷笑,分明就是打心眼里觉得她不配和她们一起赏花。

不过敬悯寺的花开得真美,d*a片d*a片的粉s e好似落雪,纷纷洒洒,如梦似幻,连她这颗充满杀戮与仇恨的心都得到了暂时的平静。

难怪嫣e*不顾李氏的吩咐也要偷偷去看。

不过这样倒好,李氏安c*在她身边的眼线走了,她也可以自由片刻。

苏绯s e打开门,正想到处走走,眉头却猛地皱了起来,这是......血腥味?

这血腥味不淡,看来这人的伤还蛮严重的。

她顺着血腥味走去,只见一个暗金s e的身影正倚在假山后面。

他用手紧紧的捂着腹部,鲜血却还是从指缝中迅速流出。

是黑血?伤口上有毒!

那人即使受伤,反应还是十分灵敏,察觉到苏绯s e的脚步,立刻回头。

他这一回头,苏绯s e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玉璇玑!

“你是谁?”他的笑很美却带着危险,好似使人昏睡的黑s e曼陀罗。

这种时候他竟然还能笑得如此随意,苏绯s e对他不由多了几分敬佩。

“装得挺像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只是受了轻伤,在这赏花呢。”苏绯s e一语道出玉璇玑的用意。

玉璇玑的眼角一挑,似乎是觉得苏绯s e很有趣:“好一个快人快语的妮子。”

你才妮子,苏绯s e白了他一眼就蹲xiashen想查看他的伤口,没想到玉璇玑也d*a方得很,直接松开手将伤口暴露在她眼前。

因为染毒,此时的伤口早已黑烂一片。

这么严重?

想来也真是造化弄人,她曾经为了宋凌俢屡次想杀玉璇玑却不成。

没想到如今玉璇玑就在她面前,她只要选择不救他,不出多久他就会死。

想到这里,苏绯s e快速从玉璇玑的腰间摸出匕首,朝他的腹部割去。

只听布帛撕裂的声音划拨空气,而玉璇玑依旧眯着眼,一动不动。

他这悠然自得的反应不禁让苏绯s e有些诧异:“你就这么放心我?不怕我趁机一刀杀了你?”

她刚刚只要将匕首往前一点,玉璇玑必死。

玉璇玑笑得魅惑,幽幽道:“有这个必要吗?你想要我死,不管我就行了。”

“你倒是看得明白。”苏绯s e有些吃瘪。

她的确不想杀玉璇玑,那样的举动只是想吓吓他而已,没想到他如此淡定,反而显得她小家子气了。

“我如今没有工具也没有药物,只能用最原始的方法,你自求多福吧。”

说罢,苏绯s e便俯xiashen,用嘴一点一点将玉璇玑伤口上的毒吸出来。

刺痛伴随着她柔软嘴chun扫过的温热,玉璇玑的狭长的凤目不禁睁d*a,但很快又迷离的眯了起来。

下腹明明炙热难耐却又有种难以言喻的舒服,他戏谑般的看着苏绯s e:“你这举动难道不怕我解毒以后对你不轨?这四下无人,我就是强要了也没人知道吧。”

“你若是想要,恐怕这四下全是人也阻止不了吧?怕只怕督主你要不了。”苏绯s e心中一紧,却立刻嘲讽了回去。

玉璇玑昂起下颚,语气依旧是懒洋洋的,但他身上的杀气却徒然盛起,犹如实质般压迫着苏绯s e:“你知道我是谁?”

“残暴荒唐,杀戮无度,整日只会为非作歹的东厂督主,宋国第一d*a奸臣玉璇玑,谁不知道?”苏绯s e被这样的气势压迫,只觉得连呼吸都有些困难,却还是强装镇定。

玉璇玑一愣,竟然笑了起来。

他将身子向前倾:“既然如此,为什么要救我?”

为什么?她也不知道为什么,d*a概只是不希望他死在别人手里吧。

如今能让玉璇玑伤成这样的,恐怕也只有宋凌俢派来的杀手了。

“d*a概......我觉得你和传说中的不一样吧。”虽然这不是全部,却也是事实。

她佩服他的睿智和淡定,更好奇真实的他究竟是什么样的。

“是吗?”玉璇玑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,却没有再问。

伤口上的毒很快就被苏绯s e吸g*净了,见新鲜的血y*流出,她立刻撕下自己的一块裙角给他包上:“应该行了,我做了我能做的,至于你能不能活下去就要看天意了。”

说罢,苏绯s e起身就准备离开。

“施我如此d*a恩,难道就不想留下姓名?”玉璇玑看了一眼苏绯s e包扎的伤口,眼中神s e不明。

“留下姓名g*嘛?难道督主想以身相许?免了,姑娘我无欲不欢,更高攀不起督主,督主若真想报答就给我好好活着,今日之事就当没有发生过吧。”苏绯s e加快了脚步,消失在一片花海之中。

玉璇玑愣了愣,回过神来立刻笑如妖莲:“无欲不欢?有趣有趣!”

苏绯s e快步走回房间,嫣e*已经急得团团转了,这一看到她,立刻上前:“三x*,你跑到哪里去了?万一让夫人知道我没跟着你......”

果然不是担心她的安危,只是害怕被李氏责怪而已。

苏绯s e心中冷笑:“我去茅房迷了路,d*a娘和姐妹们赏完花了吗?”

“还没有,不过刚刚夫人命人传话,敬悯寺似乎来了d*a阵仗,要三x*呆在房间里千万别乱跑,免得给丞相府丢脸。”嫣e*轻飘飘的一句话将李氏对她的鄙夷表达得淋漓尽致。

苏绯s e皱了皱眉,d*a阵仗?

有玉璇玑这个妖人在,d*a阵仗也在所难免。

只是不知道这阵仗是玉璇玑的,还是要杀他的人的。

是玉璇玑的还好,可要不是......

玉璇玑的伤口上还绑着她的裙角,她今日救人的举动岂不是暴露了自己,还给别人落下一个把柄。

是她疏忽了。

“我有些累了,你先下去吧。”苏绯s e故作疲惫的揉了揉太阳x*ue。

现在只能先把嫣e*打发走,自己再偷偷出去探个究竟了,如果不是玉璇玑的人,能把裙角拿回来也好。

“那三x*先休息吧。”嫣e*巴不得赶紧走。

门一关上,苏绯s e的双眼立刻亮了起来,她快步朝窗户走去,身后却突然传来衣服划破空气的声音。

不等她转身,脖子已经被人从身后扼住了。

好快的身手。

苏绯s e骇然,却快速的让自己冷静下来:“你是谁?”

“苏德言的庶出三女e*似乎也和传闻中不太一样。”极幽森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好似深夜里的猫叫,好听却又让人忍不住脊背一寒。

“你什么时候进来的?”她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。

听到玉璇玑的声音,苏绯s e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。

“没多久,就比你晚一点。”玉璇玑也不隐瞒。

苏绯s e皱眉,看来玉璇玑是跟着她来的,可她却一点都没察觉。

看来这具身体真的太弱了,在这样下去,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
“九千岁跟着我有什么目的,敬悯寺如今可不太平,九千岁不想拖累我就快走吧。”苏绯s e一把拍下玉璇玑扼在她脖子上的手,转过身与他对视。

没想到玉璇玑突然俯下身,两人鼻尖撞在一起,姿势别提有多暧昧:“你害怕?”

苏绯s e撞进玉璇玑狭长的眸中,深邃且危险,却又美得摄魂夺魄,让人难以移开眼睛。

苏绯s e将目光从玉璇玑的脸上移开:“九千岁真是说笑了,我一个小女子见到如此场面怎么可能不害怕。”

“是吗?”玉璇玑的嘴角浮出丝丝耐人寻味的笑意:“割舌,陷害,颠倒黑白,三x*如此有本事,本督还以为你不懂害怕两个字怎么写呢。”

他怎么知道这些?除非......

苏绯s e眼中快速闪过一抹厉s e:“你一直在监视丞相府?”

“监视?放眼京城敢说本督监视丞相府的,恐怕也只有你和那个人了。”玉璇玑顿了顿,美眸中波光流转。

苏绯s e想起今天嫣e*和她说的那番话,眼底一沉,他说的那个人莫非是......

不等她多想,玉璇玑已经将眼神收敛:“东厂的职责便是保卫皇城和你们这些皇孙贵胄,不派几个人看着,出了事谁负责?”

好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。

不过他既然派人监视着丞相府,其他官员的府邸恐怕也不能幸免,包括被灭门的顾家。

难怪当年整个顾家和宋凌俢联手也灭不了他一个人。

“九千岁说是什么那就是什么吧。”想到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掌控之中,苏绯s e不禁失去了和他说话的兴趣。

“三x*的确让本督d*a开眼界。”玉璇玑突然压低声音,幽黑的眸中嗜血流动:“妮子,隐忍了那么久何必在这时候出头,想在丞相府呼风唤雨,你还没这个资本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