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年前一场大火,盛大少为未婚妻报仇从此装瞎;时莜萱盛翰钰免费阅读无弹窗章节

来源:www.qipaozhi.com 情书网 时间:2020-11-15 22:45:30 责编: 人气:

五年前一场d*a火,盛d*a少为未婚妻报仇从此装瞎;时莜萱盛翰钰免费阅读无弹窗章节

时家别墅。

“妈,我不嫁,我死都不嫁,呜呜呜……”

时雨珂扑在mu亲怀里哭的梨花带雨,上气不接下气,漂亮的小脸上写满绝望。

她做梦都没想到,本来欢天喜地去相亲,相亲对象却是个瞎子!

当看见盛翰鈺的第一眼她就动心了,男人五官刚毅,挺鼻剑眉,薄chun轻抿。

鼻梁上架着一副墨镜虽然看不清眼睛,却仍然让她一见钟情,心如小鹿乱撞一样羞红了脸。

但是……

他却自我介绍说,五年前因为意外双目失明,而且这一辈子都不可能看的见!

还问她介意吗?

当然介意了。

虽然盛翰鈺长的俊朗非凡,比明星还帅,但那又有什么用?

她才不要嫁给瞎子,那会一辈子都成为别人的笑柄!

“乖女e*,别哭了,妈妈给你想办法,妈绝对不会让你嫁给残废,别哭,你哭的我心都要碎了。”江雅丹边安慰女e*边狠狠瞪坐在对面的丈夫。

这件事都怪他,相亲之前不说清楚。

就算盛家有权有势,富可敌国,但让自己从小宝贝着长d*a的女e*嫁给瞎子,江雅丹绝不同意。

“雨珂不能嫁给盛翰鈺,禹城,你不能给我们的宝贝女e*往火坑里推!”江雅丹抹着眼泪。

时禹城叹口气,无奈道:“你以为我舍得?但我们家的情况你们也是知道的,外债那么多,雨珂如果嫁过去我们家就不用破产了。”

“盛家老爷子答应只要我们家同意嫁女e*,就给她百分十的股份,另外还有一亿的聘礼……”

他话没等说完,mu女俩就齐齐停止哭泣,眼里露出贪婪的光!

时雨珂抱着mu亲手臂不停的摇晃,撒娇:“妈,盛家百分十股份呢,我想要,还有一亿的聘礼足够我们家跃升到江州一流世家的标准了……”

江雅丹以为女e*改主意了,虽然她也对这么优渥的条件动心,不过想到要搭上女e*一辈子,仍然犹豫不决:“傻女e*,你别这么快答应,再好好想想。”

“妈——”

时雨珂坐直身子,漂亮的脸蛋上闪过一丝狡黠:“爸爸妈妈,您们是不是忘了我们家还有一个女e*哦,可以让时莜萱嫁过去,股权给我,聘礼给爸爸妈妈,完美!”

时家有两个女e*,d*ax*时雨珂是时家夫*亲生的,肤白貌美,江州市第一美女!

二x*时莜萱是时禹城好哥们的女e*,她刚出生不久父mu就在车祸中双双丧命,于是时禹城收养了她。

二x*其实长相比d*ax*还漂亮,但十二岁的时候从楼梯摔下来摔坏了脑子,成了傻子。

时禹城不同意:“不行,雨珂要是不想嫁我们拒绝了就是,不能让萱萱嫁过去。”

江雅丹一扫刚才的愁云惨雾,对女e*主意表示赞同:“雨珂说的对,时莜萱也是时家的女e*,反正盛家说要娶我们家的女e*,嫁谁都一样。”

时禹城仍然反对:“这不是胡闹嘛,雨珂去相亲,然后让萱萱嫁过去?”

“萱萱脑子有病,盛翰鈺就算是残疾也不会同意娶萱萱,盛家家d*a业d*a不是我们家能惹得起的,到时候结亲不成反结仇,我们家全都得完蛋。”

他不同意,但女e*和妻子却像鬼迷心窍一样,轮班给他洗脑。

江雅丹:“当初盛家来人说亲就说相看我们家女e*,也没说具体是哪一个女e*啊,而且相亲的时候俩孩子是单独见面,盛d*a少是瞎子,他不会知道去的人是雨珂。”

时禹城:“……”。

时雨珂:“对的爸爸,他又不知道我长什么样,让傻子代替我嫁也一样,盛翰鈺是瞎子,时莜萱是傻子,他俩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。”

江雅丹:“老*g你就答应吧,盛家百分十的股份啊,还有一个亿聘礼,有这些钱足够雨珂找个优秀的男人出嫁,时家也会成为江州名门!”

时莜萱抱着狗熊*g仔躲在柱子后面,静静听着他们争吵。

她低垂着头,就算有人发现她坐在这里,也不会有人发现时莜萱漂亮的星眸j*光一闪,眉眼弯弯,嘴角上扬出一个好看的弧度,露出一丝嘲讽!

g e n本没有半分傻子的样子。

mu女俩劝说半天,时禹城终于松口:“好吧。”

说完他站起身准备到书房,走出两步又回头叮嘱:“雨珂,你对妹妹好一点,平时别总傻子傻子的叫她,女孩子不要太刻薄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时雨珂答应着,不服气的对着父亲的背影做鬼脸,但g e n本没给他的话放在心上。

不过想起傻子很快就会替代自己嫁给盛家的瞎子,而盛家的股份将会是自己所有,她心情好起来。

“萱萱,你在哪呢?姐姐陪你玩游戏。”

时莜萱从柱子后面蹦出来:“我在这,萱萱最喜欢玩游戏了……”

时雨珂从钱包里拿出几张十元和一张百元钞票,先是往地上扔一张十元和那张百元的,然后抿着嘴笑等着看好戏!

时莜萱果然没让她失望,她毫不犹豫捡起那张十元的揣进兜里,却对那张百元钞票连看都没看一眼。

时雨珂笑的眉眼弯成一条缝,又一张十元钞票和百元扔到地板上,时莜萱却还是毫不犹豫捡起那张十元的,然后一脸天真无邪对着姐姐笑。

“不对,再来一次。”

她再次扔出钞票,但每一次时莜萱都只捡十元的,却对百元钞票视而不见,每一次!

一直到时雨珂手里里最后一张十元也进了时莜萱兜里,那张百元钞票仍然被傻子“遗弃”在地板上。

她抱着mu亲胳膊撒娇:“妈您都看见了,我是想听爸爸的对她好点,但她不要嘛。”

“行了,听你爸的对她好点吧,我也累了一天,回房间躺一会e*。”只要自己亲生的女e*高兴,江雅丹才不管时莜萱是“吃亏”还是“占便宜”。

游戏结束,时雨珂从地上捡起那张百元钞拍拍时莜萱的脸:“傻子就是傻子。”说完满意的给d*a钞放进钱包,转身也回了房间。

时莜萱傻呵呵的笑,笑容纯良,懵懂。

从小到d*a这样的游戏不知道玩过多少次,每次时莜萱都会捡面值小,放弃面值d*a的,时雨珂总是嘲笑她傻,却不知道时莜萱最早的第一桶金就是这么来的。

时莜萱十二岁那年,无意中在书房外听见父mu在争吵!

她在那时候才知道亲生父亲留下很d*a一笔财富在时家,而这笔钱竟然都不知不觉变在养mu名下。

时禹城让江雅丹给钱吐出来还给养女。

时莜萱这才想到,最近两年几次差点“意外”挂掉,细想起来应该都跟养mu有关!

有的人为了钱,真可以不折手段。

下午时莜萱就在楼梯上被时雨珂yong li推一把……

她滚到楼梯下,摔的昏迷不醒,在医院抢救过来就变“傻”了。

傻子是不会有独立自主的那一天,这么多年,时莜萱装傻就是为了自保。

好在时禹城对她很好,让时莜萱在这个家里也有些许的温暖,而江雅丹看她再不会比自己女e*出s e,对她也宽容的多,就这样平安长到二十岁。

她会同意替嫁是为了偿还时禹城多年的养育之恩!

从此后,她欠时家的就一笔勾销。

而江雅丹和时雨珂曾经对她做过的一切,在她替嫁后也到了清算的时候。

……

时莜萱回到房间关上门,然后抱着狗熊*g仔钻进衣柜里,将*g仔背后的拉链拉开,手伸进去掏啊掏……从里面掏出来一只小巧的笔记本电脑。

笔记本无声打开,桌面上没有任何图标,时莜萱熟练调出隐藏文件夹,输入密码,上了QQ。简宜宁的头像一直在闪,点开后蹦出一连串信息:影子,顶盛集团有个秘密d*a项目投资几百亿,我们要不要掺一脚?

庆丰的并购案你怎么看?

*g司董事会你参加吗?

……

其实几百亿的项目,轰动全国的并购都不是简宜宁最关心的事情,他最关心的是董事会上,影子会不会参加!

影子是时莜萱的网名,俩人在五年前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在网上相识。简宜宁是时莜萱的合伙人,俩人共同经营一家风投*g司。

时莜萱负责c盘,*g司重d*a决策制定,简宜宁负责*g司人事调动和具体事物安排。

*g司成立五年了,俩人的合作堪称完美,只是简宜宁并不知道影子长什么样,是年老还是年轻,是男还是女。

时莜萱十指翻飞,在键盘上敲下一个个决策发过去,然后关上笔记本重新塞回*g仔里,走出d*a衣柜拉开房门:“好饿啊,萱萱好饿!”

盛家d*a宅。

盛家当家人盛润若送走时禹城,威严的脸上浮现一丝笑容,等了几天时家终于同意了婚事,这让他暗暗松了一口气。

盛家富可敌国,什么都不缺,就是从小最疼爱的长孙快三十了亲事还没有着落,让老爷子愁的不行。

如果不是五年前那场d*a火,害的长孙双眼失明,准长孙x*在d*a火中丧生,只怕现在孩子都能打酱油了!

盛翰鈺当年帅气多金,为人阳光谦和,想嫁给他的女人多的能从市中心排到郊区那么多。

但谁知道那场d*a火后,那么多女人一下子全都跑的无影无踪,一个都不见了。

开始盛翰鈺要给未婚妻守孝三年,三年满后盛润若就开始给他张罗相亲,也不是没有女人同意,但要做盛家的长孙x*,从各个方面讲也都要合乎盛家的标准。

就这样蹉跎了两年,终于遇上各方面都合适,也不嫌弃盛翰鈺看不见的女孩子,盛润若开心的很,马上让管家告诉d*a少爷这个好消息。

“她同意了?”盛翰鈺站在窗边,眉头微挑。

相亲那天,那个女人听到他是瞎子时候的反应还记忆犹新,她那么震惊那么恼怒,仿若受到多d*a羞辱,连招呼都没打就气冲冲头也不回的走了!

管家也觉得意外,但还是恭敬答道:“是啊d*a少爷,明天新娘子就进门了,按照您的意思,领证就好,婚礼免掉。”

“好。”

盛翰鈺答应一声就算同意。

其实那女人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,他并不在乎。

他在乎的是成家后,老爷子对他的关注就能少一些,他能有更多的时间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!

……

时莜萱穿着一身d*a红的礼服,总是垂在*前的两条长马尾在脑后挽成一个发髻,盖着红盖头抱着狗熊*g仔和父mu告别。

“萱萱听话,到盛家要听丈夫和长辈的话,嘴要甜点知道吗?”时禹城对二女e*既愧疚又担心。

他担心时莜萱到盛家会被欺负,妻子d*a女e*给什么都考虑到了,股份提前过户,聘礼一分不少……就是没想到萱萱嫁到盛家日子要怎么过。

虽然时莜萱不是他亲生的女e*,但养了这么多年,就算一只小猫小狗也是有感情的,何况是养了二十年的d*a活人呢。

他拿着一张银行卡递过去,叮嘱:“萱萱你给这张卡拿好,这里面是你的嫁妆,要是盛翰鈺对你不好就回来,爸爸养你。”

红盖头下的小人连连点头:“嗯,萱萱知道,萱萱很乖……”

“知道你乖,别说话了。”

江雅丹心虚的瞄一眼站在门口的盛家管家,赶紧阻止时莜萱说话,就怕言多必失,在出门前露馅就麻烦了。

江雅丹边催促时莜萱上飞机,边在心里庆幸,庆幸最近几年古时候嫁女的方式又在江州流传回来,盖着盖头不容易被发现新娘有异常。

……

时莜萱被佣人扶着下了飞机,直接送进新房。

新房没安排在盛家d*a宅,而是位于江州几百里远的别墅,别墅背靠群山,面前d*a海,风景优美,处处飘着果香。

“d*a少**,您在这里等一会e*,d*a少爷很快就来。”管家关上门出去,时莜萱忽闪着d*a眼睛往上吹气。

“呼——”

红盖头飘落到地上,房间里的一切尽收眼底。

宽敞明亮的房间,名贵奢华的欧式家具,h橙橙的镀金d*a床上铺着红艳艳的床品,像是明星化妆间里一样的梳妆台上贴着d*a红的喜字!

时莜萱墨s e如黑夜般的剪瞳流光溢彩,卷长的睫毛轻轻抖动着,在她眸底沉下一片暗影,水润红chun微勾,对房间里的一切很满意。

她对新郎更满意,盛翰鈺的资料早在她掌握之中,帅气养眼,关键他自己还看不见,以后自己想做什么可比在娘家的时候要方便的多。

就是跑出去,估计也是没问题!

想到这时莜萱嘴角的笑意就更明显了,要不是突然发现门口站着盛翰鈺,她差不多都能双手掐腰,仰天d*a笑!

他什么时候进来的?无声无息像是鬼一样。

时莜萱急忙收起动作,从兜里拿出两只d*a红本本,塞了一本在盛翰鈺怀里:“这是结婚证,我是你太太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