睡前小故事&不给睡的女朋友要来干嘛;不出来 放在里面睡觉

来源:www.qipaozhi.com 情书网 时间:2020-12-08 16:53:27 责编: 人气:

睡前小故事&不给睡的女朋友要来g*嘛;不出来 放在里面睡觉

自己弄

 

  突然,老张脑海里出现了唯美的画面,故意犹豫了一下,然后装作很勉强的说道:“你这丫头,还怕d*a爷占你便宜不成,既然你执意如此,那你等着,我把yào磨成粉,这样你也方便一些。”

 

  “唉呀,没有啦张d*a爷,人家只是怕痛而已。”

 

  白雪e*生怕老张生气了,语气居然还有些撒娇的意味。

 

  老张打量了她几眼,然后走到yào柜的地方,翻出一些对女xìng有好处的yào材,麻利的磨成粉后,就递给了白雪e*。

 

  “这样效果虽然差一点,但也还是勉强有用,你先涂进去吧。”

 

  白雪e*红着脸接过后,t un部靠在桌子上,两腿分开,露出那粉嫩的部位,然后一只手掰开,另一只手抹了一点yào材粉末,开始往里面塞。

 

  只是由于她未经人事,塞进去的时候,会感觉很痛,她只有紧咬嘴chun,强忍住痛意。

 

  老张看得头脑发热,这刺激的画面,就好像是一个少女正在自慰一样。

 

  “雪e*,再往里面一点。”

 

 

  白雪e*秀眉紧蹙,试探xìng的继续往里面,她的手指纤细,自然没有老张给她弄的时候那么痛,相反,比之前还要更舒服。

 

  “嗯哼……”

 

  她忍不住再次shēnyín出来。

 

  这声音都让老张全身酥麻了,他发誓,这是他听过最好听的shēnyín,那种想要d*a声,却又压抑住,其中还带着羞涩的感觉,不是一般女人能发出来的。

 

  也只有像白雪e*这种单纯的小女孩,才能发出这种令男人着魔的声音,这一刻,他激动了。

 

  “雪e*,里面已经涂得差不多了,看到上面的凸点没,那上面也需要你用yào粉按*一下。”

 

  他咽了咽口水,趁着白雪e*不注意,一只手伸进了裤裆里。

 

  白雪e*很听话的在凸点上按*,她赫然发现,手指一碰到这个地方,她更爽了,浑身忍不住哆嗦了一下。

 

  “啊呀……”

 

  尖尖的细细的声音听在老张耳朵里,让他不由自主加快了手上的力度。

 

  “再快一点,按*的速度越快,效果就更好。”老张喘着c*u气催促道。

 

  白雪e*此刻g e n本听不进老张的话,可是本能的,她的手指也加快了速度,j*c连连,几分钟后,她身体骤然紧绷,双腿jiāo缠,脑袋斜斜的歪着,翻了翻白眼,浑身涌上潮红,原地抽搐了一会e*。

 

  “啊……不行了,张d*a爷,雪e*,雪e*好舒服啊!”

 

  她从来没有体会到过这种感觉,嘴里情不自禁d*a喊了出来。

 

  一两分钟后,她才缓过神来,爽完后,是心里空dàngdàng的感觉,她抿着嘴chun,看了看身下,到处都是水渍,好丢人啊。

 

  不过,张d*a爷的yào效果真好,似乎真的不yǎng了,也没之前难受了。

 

  她重重的吐了两口气,然后看向老张,当看到老张正用右手在裤裆里活动时,她满脸惊讶。

 

  “d*a爷,你这是做什么”

 

  老张这时候正在兴头上,也没抽出来,反而厚脸皮的当着白雪e*的面活动。

 

  “d*a爷这是在擦yào啊。”

 

  白雪e*对那处很好奇,竟然鬼使神差的说了句。

 

  “张d*a爷,要不雪e*帮你擦yào吧”

 

 一听这话,老张还以为听错了,可看到白雪e*那期待的目光,他激动得差点跳起来,这小妮子,难道对男xìng部位很感兴趣

 

  可就在他准备答应的时候,门外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。

 

  “张d*a哥在家吗”

 

  是杨慧兰!

 

  老张差点吓阳痿了,手忙脚乱的收拾地上的水渍,一边对白雪e*说道:“雪e*,你赶紧整理好衣服,可别被别人看到了,你一个姑娘家家的,要是被人知道那地方中了dú,传出去不好。”

 

  白雪e*缓过神来,赶紧提上nk和裙子,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服,紧张兮兮的看着老张。

 

  “张d*a爷,那,那我现在怎么办啊”

 

  虽然这妮子心里觉得老张是在给自己治病,可她刚刚还是冒出了想要摸一摸男人那个地方的念头,所以此刻也有些心虚。

 

  “你别慌,就说是来买感冒yào的就好了,你先出去吧。”

 

  老张毕竟阅历丰富,遇到这种事情,短暂的慌乱后,就恢复了情绪,条理清晰,越是这种时候,越不能急。

 

  白雪e*点点头,拿起还没用完的yào火急火燎的就往外走,刚打开门,就看到了杨慧兰。

 

  “兰姨。”她轻轻叫了一声。

 

 

  杨慧兰看着满脸潮红的白雪e*,有些疑惑,“雪e*,你怎么在这e*,身体不舒服吗”

 

  “嗯嗯,有些感冒,来,来买点yào。”

 

  白雪e*毕竟还只是个十几岁的小女孩,她很紧张,生怕被杨慧兰看出端倪。

 

  虽然她才来几天,可村里很多人她都认识,毕竟小时候也在姥姥家待过。

 

  老张已经擦g*了地上的水渍,赶紧打圆场。

 

  “雪e*有些发烧,这姑娘毕竟在城里娇生惯养,哪受得了我们农村的环境啊。”

 

  白雪e*趁着这个机会,赶紧跑了出去。

 

  杨慧兰进来后,顺手关了门,满脸娇笑,盯着老张,那眼神妩媚勾人,仿佛要把老张看穿一样。

 

  这女人也算是个可怜人,三十二岁,五年前从隔壁村嫁到艳阳村来,生下个d*a胖小子后,她丈夫就去世了,只剩下孤e*寡mu两人相依为命。

 

  这女人脸蛋e*俏丽,身材火辣,xiōng前的两对,起码有罩杯,走起路来一颤一颤的,特别是那丰满的qiàotún,饱满却不肥胖,村里男人见着,都忍不住多看几眼。

 

  可以说,这女人除了xiōng和pì gǔ胖了点,其他都挺瘦的,那小蛮腰扭得就跟水蛇一样诱人。

 

  “张d*a哥,人家生病了,你帮人家看看呗。”

 

  杨慧兰瞥了老张一眼,故意压着声音,声音很嗲,听得老张口g*舌燥,刚压下去的邪火猛地升腾起来,又有了反应。

 

  不得不说,在成熟妩媚上面,杨慧兰比白雪e*更有风情,这种成熟韵味,是少女学不来的。

 

  杨慧兰一眼就瞧见了那惊人的变化,笑得合不拢嘴,媚眼如丝的打量着老张那处。

 

  “妹子,你哪e*病了”老张强忍住冲动。

 

  杨慧兰朝老张走过去,双手直接趴在他肩膀上,对着他的耳朵吐气如兰,柔媚道:“人家xiōng被蚊子叮了,好痛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