宝贝把我吃进去,想不想尝尝味道?

来源:www.qipaozhi.com 情书网 时间:2020-12-08 23:07:13 责编: 人气:

宝贝把我吃进去,想不想尝尝味道?

她三番两次提起这件事,沈靖南眉宇间的神s e已经隐隐有些不耐。

“我说过,以后会不会找你,得看你的表现。”

说罢就直接扯开了她的扣子,俯身吻了过来。

秦岚的红chun被强势的撬开,男人的舌/头伸/了进来,开始攻城略地。

带着淡淡盐柠檬漱口水的香气在她的口腔里弥漫开来,刺激着她口腔敏感的软/*,掠夺她的呼吸。嘴chun离开她时,嘴角拉出了一丝透明的y*/体。

沈靖南眼神迷离的看着她,而后舌头一勾,将那一丝透明y*体卷进嘴里。

以前,秦岚从未听过这个男人的风流韵事,可是此刻,她却切身的感受到了属于这个男人的x*ing//感。

沈靖南再次俯下身来,将她左边*口的小樱桃han进了嘴里,灵活的舌头舔/舐/吮xi着,秦岚不由自主的抬起了头,身体也跟着微微上挺,将r*头往男人的嘴里送去。

听着女人的呻*,沈靖南内心的欲火彻底被点燃,他抬头看了一眼面s e微红双目紧闭的女人,又再次低下头,在ru头上重重的吮吸着,仿佛能吸出nai来一样,右手手指开始从秦岚的小腹慢慢滑下去,而后解开了她的牛仔裤。

他并没有顺势脱掉她的底//裤,而是隔着内//裤,在她的y//di上打着圈e*,力道时轻时重,却又带着几分恰到好处。

秦岚忍不住“啊——”的一声,下意识的夹//紧了双腿。

上下两重刺激,已经让她的身体敏感到了某种程度,很快,她就感觉身下有温热的y*体缓缓流出,直接洇湿了底//裤。

“岚岚,你好*,你看,下面都si了。”

沈靖南在她的yin蒂上按压着,s*//刮着,让她的身下的yin水流的更多,指尖沾湿,举到她的眼前。

“想不想尝尝味道?”

指尖探进了她的口腔,秦岚下意识e*的含住了,手指在她的口腔里翻搅着,勾动她的舌头,se情而又yin靡。

车内的温度似乎也因为这种yin靡的气息而升高了不少,两人紊乱的呼吸声交缠在了一起。

沈靖南抽回自己的手指,靠在椅背上,伸手解开了自己的皮带,让kua下的那g e n早已经石更/的发胀的*/物弹了出来。

“岚岚,替我/口。”

秦岚眼角的余光瞥见那g e n*物,神s e有些冷淡:“我没做过,不知道怎么做。”

沈靖南的神s e也冷了下来:“我可以教你,但你更愿意让其他人调教你的话……”

话说一半留一半,威胁的效果便是最好的。

秦岚握了握拳,俯下身来,耳边是沈靖南的指点:“你先用舌头舔//舔//它。”

秦岚依言照做。

软软温温的舌头tian/舐着他的gui/头,那种快感瞬间从顶端冲到了d*a脑,沈靖南双目微闭,从喉咙里滚出来一声低沉的喘息。

秦岚一抬头,就看到了这副模样的沈靖南。

她忽然想起,阿美在她耳边提起沈靖南的时候,总是提到的一句话——致命的x*ing感。

或许,不看身家背景,单单只是这番模样,就能让女人忍不住想睡他。

可纵使那些女人都想要他,她却不想。

沈靖南的手抱住了她的后脑勺。

他吸了口气,然后徐徐道:“然后han住它,尽量深一点,不要用牙齿去碰,但你可以用舌头。”

秦岚强忍着内心翻腾的不适感,慢慢的深入,饶是gui/头已经抵达了喉咙口,却依旧留了一截在外面。

腮帮子鼓了起来,故意也开始不太顺畅,秦岚想要抽出来,却感受到后脑勺传来了一个力道,将她的脑袋往下压。

沈靖南长吁一口气,赞叹:“你这张嘴xi/的我好舒服。”

男人略微一挺kua,秦岚就被嘴里的那玩意e*顶的作呕,张嘴就要将嘴里的东西吐出来。

这会e*沈靖南倒是没有再为难她了,直接松开了她的脑袋,让她躺在了座椅上,然后放倒座椅,倾身压了上去。

底裤被脱了下来,x*ue口挤进去了一g e n手指,秦岚咬着下嘴chun,没有发出一丁点e*声音。

外面的夜s e很浓郁,铺天盖地的一片,半点月光都没有。

秦岚瞥见男人眼底的欲//望,却是比窗外的夜s e还要深沉,透不出半点光。

男人只看了她一眼,就再次低下头,舔舐着她身上的那些伤疤,手指在她的甬//道内进进出出。

她忽然感觉到一阵心慌——

为什么他对着这样一具身体,也会有兴趣?

甚至是她最亲密的人,对着这具身体也下不去手,为什么这个男人的欲//望却如此汹涌?

她的脑海里纷纷杂杂的,一些思绪如乱麻缠绕着她。

而刻意被她忽略的细节,也慢慢的涌现出来。

——沈靖南要什么样的女人会没有,用得着对你用强?

j*神病院的院长如是说。

——我自从十八岁之后就没打过手*了,但是,你下车之后,我在车里就来了一发。

沈靖南如是说。

为什么?

难道真的是因为……一见钟情?

这个可笑的想法,很快就被她抛到了脑后,不知道何时起,男人的手指已经抽离,被他胯//下的那g e n给取代了,硕d*a的gui/头挤开了她未经扩张的甬//道。

饶是有湿滑的y*体滋润,却依旧jr得艰难。

沈靖南脑门上绷起了青筋,他伸出手,揉搓着她的ru//头,趁着她沉浸在这快感中而放松紧绷的身体的时候,慢慢的捅//了进去。

在接触到那层薄薄的软膜的时候,沉浸在这紧致的快感中的沈靖南微微一愣。

竟然是第一次么……

——要做就快点,做完了之后,希望沈少不要再来纠缠我了。

能说得出这种话,他以为她早已经身经百战,却没有想到……

实际上,他对这个并没有太d*a的要求,鱼水之欢,只要快乐就好。可是此刻,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喜悦,就这样席卷了他的整颗心。

他揉捏着她的ru//房,带着某种罕见的怜惜,九浅一深的抽cha/着,随着他的每一次撞击,白皙圆润的ru房颤动不止。

终于,细碎的呻//吟声从秦岚的嘴里逸了出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