楼梯太大了要撑坏了h;女人高亢的浪叫声,在空旷的楼梯间回荡

来源:www.qipaozhi.com 情书网 时间:2020-12-08 23:08:34 责编: 人气:

楼梯太d*a了要撑坏了h;女人高亢的浪叫声,在空旷的楼梯间回荡

女人高亢的浪叫声,在空旷的楼梯间回荡。

站在楼梯夹层的裴姝瑶脚步一顿,抬头就见一男一女停在22楼楼梯口,紧密相连。

裙摆摇曳,裙下的yin靡景象,引人浮想连篇。

第一次亲睹活春宫,裴姝瑶手足无措地僵在原地,娇俏小脸涨得通红。

这种事于她而言,就像宙斯送与潘多拉的盒子,充满了诱惑力。但是,盒子启开的刹那,她又胆战心惊。

她感觉小腹像是燃起了一团火球,火势蔓延,烧得她浑身燥热。

短裙下的两条白嫩长腿不安地夹紧,有什么东西从身体深处渗了出来,濡湿了nk。

“啊~”她的喉间轻轻滑出细微的呻*。

正在辛勤耕耘的男人动作一滞,星眸掺了几分寒意,向楼下一瞥,定在她那张布满情欲的脸上。

惊觉自己发出了怪叫,裴姝瑶呼吸一窒,蓦然发现男人正目光灼灼地盯着她,宛若一头紧盯猎物、蓄势待发的猎豹。

两人的视线在空中胶着,她感觉全身的血y*好像在倒流,骨寒毛竖。

她想逃,可双脚偏似扎了g e n,无法动弹。

南方的九月下旬,仍残留着夏末的余热,耀眼的余晖穿透楼梯的玻璃幕墙,照亮了男人的身影。

男人身姿颀长,短发被女人揉得凌乱,额角沁出的热汗顺着石更朗的面部轮廓滚下,经过凸起的x*ing感喉结,没入半敞的衣襟中。

他身上那件轻薄的白衬衫早已被汗y*打湿,呈半透明状态黏贴着肌肤,勾勒出后背紧实偾张的肌*。

"Oh~I'mcoming!"女人情难自禁地抱紧了男人。

闻言,男人展开更加迅猛的攻势,可,灼热的视线却不曾从她身上挪开。

裴姝瑶听着那急促的撞击声,顶着男人侵略x*ing十足的危险眼神,身体愈发紧绷。

恍惚之间,竟感觉自己,似乎正被男人的分身凶猛地侵犯着。

一股难以言喻的陌生快感,霎时传遍四肢百骸。

“唔!”她捂住嘴巴,私处突然痉挛起来,她腿一软,跌坐在地上,袋中的苹果滚落一地。

他摘下水光油亮的避yun套,把逐渐疲软的rou茎塞回了裤子里,拥着神s e轻蔑的女人开门进屋。

见他们走了,裴姝瑶死里逃生般,气喘吁吁,身上竟出了一层汗。

她今天回家的时间不对——

先是电梯检修,害她爬了21层楼梯;

后是不小心撞见新邻居在家门口,跟一个洋妞做ai。

她脚步轻浮地上了最后半层楼,站在自家门口,刚要掏出钥匙,隔壁的防盗门突然“咔哒”一声,吓得她手一哆嗦,钥匙“啪叮”掉落在地。

“还以为是只偷窥的小老鼠呢,原来是只小白兔。”低沉磁x*ing的男声在寂静中响起。

少女沉溺于他的低音炮中,不过短短一秒钟,便做贼心虚,怯生生地垂下小脑袋,不敢看他。

他向她*近,一双锃亮的黑s e皮鞋映入她的眼帘。

司烨居高临下地睨着她,黑曜石般的星眸蓄着一层戏谑。

他深吸一口夹在指间的香烟,火光闪烁。

那张漂亮的薄chun微启,对着她潮红的小脸,缓缓吐出一个漂亮的烟圈。

看她呛得直咳嗽,他莞尔一笑:“叔叔的表演,是要付费观看的,小白兔,你打算怎么付费呢?”

袅袅白烟散逸在空气中,使她染上了和他一样的烟味。

裴姝瑶默不作声,怂得连d*a气都不敢喘,只是怔怔地盯着地上那串浸在夕阳中的钥匙。

“有男朋友吗?你看过我*爰,我也得看回去,这样才算是两清了。”他说。

男朋友?裴姝瑶怯怯地摇了摇头,她一个mu胎单身狗,哪来的男朋友?

“这样啊,怪可惜的。你若要自wei给我看,也是一样的。”

自wei?!她再次摇头,怎好意思当着陌生人的面,做这种事?

“这也不行那也不行,想挨肏?”他说着,懒洋洋地扫了她一眼——

一头及腰卷发乖巧地披散在身后,额前的空气刘海遮住了一对清秀的眉毛。

上眼睑低垂,遮掩了眼睛的潋滟水光,浓密卷翘的鸦睫宛若蝶翼,随着眨眼的动作,轻轻扇动。

丰润的樱桃小嘴紧紧抿着

他半倚着门框,一头修剪得富有层次感的浓黑短发,被汗y*打湿。

眉宽而平,眉峰微扬。

眉下嵌着一双迷离醉人的深邃桃花眸,眼下有一层乌青,看样子睡眠质量不是很好。

鼻梁高挺,嘴角微微上翘,笑得痞里痞气的。

他脱掉了上衣,果*露出腹部八块对称分布的腹肌,两道深刻的人鱼线向下蜿蜒,没入黑s e西裤中。

他的裤裆鼓鼓囊囊的。

她的脑海中,突然蹦出了一g e nc*u长的d*arou b。

她骇了一跳,小心脏怦怦乱跳。

落日西斜,橘红s e的光线平添了些暧昧旖旎的气氛。

“把手伸出来。”他说。

裴姝瑶茫茫然地伸出小手,那串带着他体温的钥匙,落在她的掌心。

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,柔嫩的手心好似被他微凉的指尖刮了一下,若有似无的触感,像是被轻飘飘的羽毛挠了一下。

“远亲不如近邻,如果有什么需求,不妨来找我。”

裴姝瑶眨巴着眼睛,竟觉得他的面容在夕阳下柔和了许多。

“当然,”他嘴角轻勾,掸了掸烟灰,“我指的是生理需求。”

“咳……”她被唾沫呛了一下。

“哈……”他低笑出声,“昨天听你打电话说,今天是你的十八岁生日。”

“嗯?”裴姝瑶错愕。

“我们的房间不过一墙之隔,阳台也只隔了二十*g分。虽然我对听墙脚不感兴趣,但是,你向你爸妈哭诉的声音太d*a了。”

他自然而然地抬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,动作熟稔得好似做过千百遍般。

她却身体一僵,像尊雕塑。

男人的目光略过少女纤细的晧颈,落在她胀鼓鼓的*前。

现在的女生,都发育得这么好?

他眸光一暗,忽的想起了什么,d*a手c*入裤兜,不知掏出了什么东西,突然恶劣地把东西扔进了她的衣领中。

“啊!”她吓得尖叫,下意识扯开衣领,伸手去摸*口。

那个有棱有角的石更物,顺着幽深的ru沟落了下去,卡在柔嫩的两团ru*间,刮得肌肤生疼。

凑巧看到了少女饱满的d*a半个雪ru,他意味深长道:“没准备什么礼物,兜里刚好有颗糖。小白兔,*,糖。”

“你!”她敢怒不敢言,双手抱*。

司烨心情甚好:“今天就容你安心过个18岁生日,下次再肏你。”

说罢,转身进屋,留她一人心慌意乱。

真是一个奇怪又恶劣的新邻居。

往后几天,裴姝瑶时不时会回想起那天的事情。

男人c*u长的*茎,含笑却又隐含威胁的眼睛,还有,那颗夹在她r*沟里的d*a白兔*糖。

是夜。

她躺在床上,睡得迷迷糊糊的。

身上突然压下了一具沉重的*体,肌肤相贴,她浑身发热,身上开始冒汗。

一只d*a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头,随即沿着她的脸庞下移,暧昧地停在她的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