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妖精花样作死,哦老爷小浪蹄子,小浪蹄子自己摇

来源:www.qipaozhi.com 情书网 时间:2020-12-09 13:52:12 责编: 人气:

小妖j*花样作死,哦老爷小浪蹄子,小浪蹄子自己摇

白玫瑰点了点头,她似乎知道老何这个糟老头子是铁了心的想和她那个,她不想让自己的老*g知道视频的事情呢,那就得陪老何睡。

 

  老何一瞅,发现白玫瑰那么害怕,也从侧面说明她没有她说的那么g*净,就算是没有和她胖子领导发生什么事,也肯定纠缠不清!

 

  老何也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才敢肆无忌惮威胁她,此刻,老何见她愿意脱,就笑嘻嘻的道:“小白,不着急,你慢慢脱,我慢慢的欣赏。”

 

  白玫瑰羞涩、怯生生瞧了老何一眼,然后就开始了,很快,等她把身上的衣服就脱光之后,露出雪白的肌肤,以及那浑圆饱满的*部,看得老何眼睛都放光了,浑身烫得厉害。

 

  老何虽然已经见过多次白玫瑰的身子,但她此刻真正的脱光在他面前,老何才能感受到属于白玫瑰这s f的*部到底有多d*a,多白,多好看。

 

  这样的光洁如画的*部,简直堪称完美,更要命的是,她的*部那么d*a也,她的腰部却细的像巴掌一样宽,丰盈的翘t un肥而不腻,这绝对是老何见过世界上最美的躯体。

 

  “何叔叔,你是长辈,可一定要信守承诺,完事后就要把视频给我才行。”看着老何炙热放着光芒的眼神,白玫瑰羞红了脸,咬着嘴角,低下头好像要找个洞钻进去。

 

  老何信誓旦旦道:“小白,你放心,我一会就把视频当着你的面毁掉,这个你不用担心,再说了何叔叔的人品你还不相信吗?”

 

  白玫瑰脸蛋一红,抱着*部眼巴巴的道:“那……那你开始吧…

“小白,何叔叔来了……”

 

  极品尤物在眼前,老何哪里能忍受的了,几乎都要流口水了,d*a手撑开,朝着渴望已久的*部摸了过去。

 

  老何触手之际的那一刹,顿时像触电一般,一股无比舒服的感觉传遍全身。

 

  让他那颗老心脏受不了。

 

  比*部的感觉还是s f的舒服,尤其像白玫瑰这样软啊,这样d*a的,老何一只手g e n本就抓不过来,关键弹x*ing十足。

 

  那手感简直快要了老何的老命,这绝对是他这辈子碰过手感最好的*部。

 

  “嗯……喔喔……”

 

  白玫瑰身子也跟着轻轻一颤,发出一道诱人妖孽般的轻哼,浑身一震。

 

  白玫瑰立刻意识到不应该发出这种声音,就闭上了眼睛,似乎被老何摸就像是罪孽一样。

 

  老何再也忍不住,加d*a了力度,心里也觉的万分刺激,前几天只有曹阳能摸的*部,现在自己也能摸了,真幸福啊。

 

  “啊……嗯嗯……”白玫瑰虽然一脸的嫌弃被老何这样的糟老头子摸,但被他不停的摸着,她再次忍不住的轻哼了起来,那副样子让老何看起来无比的销魂。

 

  老何邪恶的问道:“小白,何叔叔摸得舒服吧,你看看你开始叫了呢。”老何看着白玫瑰扭动着美女蛇一样的身子,知道被他摸的爽了。

 

  “何叔叔,我不舒服,你摸够了吗?”白玫瑰使劲摇着头,g e n本就不承认被老何摸的舒服之极,一只手欲推还拉,半推半就。

 

  “当然没有啦。”老何嘿嘿一笑,瞅着白玫瑰硕d*a*脯的顶端,立马就抓了过去。

 

  “何叔叔……不要碰那里……疼……”白玫瑰羞耻的d*a叫一声,想阻止老何,但是,身体本能的舒服又让她立马就哼唧不断了:“嗯啊……嗯啊……”就连她两条嫩白修长的玉腿也夹紧好些。

 

  看到白玫瑰这样销魂荡漾的姿态,老何浑身的血y*沸腾,尤其是她那两条夹紧的修长玉腿,老何更忍不住的去脱她还没有脱下来的小裤。

 

  “何叔叔……你g*嘛呀?”白玫瑰突然感觉不对,正舒服着惊叫了起来,吓的像受惊的小兔子一样。

 

  “不让脱是不是,不让脱也行,那我就把视频发给曹阳,你自己解释呗。”

 

  老何嘿嘿一笑威胁道。

 

  “不要,我自己脱就是!”白玫瑰一脸的不情愿,恨不得要踹老何几脚,但是呢还是脱了,还是脱了下来。

 

  “哇,太美了!”

 

  老何惊呆了,反反复复的眼神扫过白玫瑰整个身体,硕d*a的*脯,巴掌宽的蜂腰,浑圆翘挺的pi gu,嫩白修长的美腿,当然最终的还是白玫瑰两腿之间的……

 

  白玫瑰果然被摸得想要了,老何看这情况,就算不强行和她做羞羞的事情,那把她给摸舒服了,她也会跟老何这个糟老头子弄的,因为有个地方已经明显有痕迹了。

 

  “小白,你现在都湿了喔,我开始摸你下面了哈,你千万要忍住。”

 

  老何魔手伸了过去。

 

  “何叔叔,不要说这种话好不好,好害羞呀,你可是我的长辈,想摸便摸……”

 

  此时此刻的白玫瑰羞涩万分,呼吸急促,j*c断断续续,很明显,当着老何的面把她自己给脱光了,现在老何说的话,白玫瑰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。

 

  纵然白玫瑰有一万个不情愿,她还是岔开腿,让老何看着她下面,甚至在老何眼角偷偷瞟到她羞红的脸颊时。

 

  发现白玫瑰竟然一副极其享受的模样,还往老何高高隆起的裤裆下面看。

 

  可能是看到了老何的规模雄伟壮丽,比曹阳的要d*a很多,她张d*a了嘴一脸的惊讶,紧接着,俏脸上竟然满是渴望。

 

  看到白玫瑰销魂的样子,老何更加卖力气,同时要让老何血y*都要沸腾了。

 

  摸了一会,看到白玫瑰s*浪的样子,老何敢肯定她现在对他这个糟老头子有意思了,老何兴奋至极。

 

  老何再看着白玫瑰的下面,一江春水向东流老何再也忍不住,d*a手就伸进进去。

 

  这手感,一点异味都没有,老何发疯了想对她下面进行神圣的运动。

 

  “啊嗯……”被老何伸进去,白玫瑰的神s e舒服到张d*a了嘴巴,就像是久逢甘露一样,娇嫩的身躯都跟着震动。

 

  俏脸上再也没有之前的嫌弃,取而代之是满脸的渴求,显然她被老何过石更的手艺彻底摸舒服了,她想要老何这个糟老头子睡她。

 

  “啊……何叔我想要……”紧接着,她就像是忍不住了一般,d*a喊d*a叫起来。

 

  “小白,何叔叔来了!”

 

  这一刻,老何哪里还受的了,d*a吼一声,都感觉牙缝里凉飕飕的,快速的脱掉裤子。

 

  “等等,何叔叔,你这是真的要睡了我吗?”看着老何急不可耐的把她给扑倒,压上,白玫瑰惊呼的抱住酥*。

 

  “小白,何叔叔当然要睡了你,不是你愿意的呀,你看何叔叔这里d*a不d*a?”老何挺起下半身给她看。

 

  天呐,白玫瑰看的都傻眼了,她都不知道世界上有这么d*a的东西,本来以为所有男人都和曹阳的一样,像豆芽菜似的。

 

  “何叔叔,你那东西怎么会那么d*a?”白玫瑰震惊的张d*a了嘴巴,都要流口水了。

 

  这么d*a的宝贝如果塞进去,自己能不能受得了,瞬间白玫瑰都不敢想象被进去是什么后果。

 

  “嘿嘿,小白,这就是何叔叔的资本,既然你愿意跟我睡,何叔叔就不会让你失望的,你放心一定比曹阳的舒服。”

 

  老何能看出白玫瑰馋的要死的表情,心中得意嘿嘿一直笑呀,这么没有见识过世面。

 

  “何叔叔,你太有资本了,这比曹阳的要d*a好几个还要多。”白玫瑰依旧惊讶的看着,继而抬眸再看老何,白玫瑰这会e*完全没有了像看一个糟老头子一样的感觉。

 

  没有想到老何都五十岁了身体还是这样的强壮,更不像她*g*g一样成天病恹恹的没j*神,人和人不能比啊。

 

  看着老何反而像是看一顿饕餮盛宴,一个可以满足她渴望的d*a餐。

 

  “小白,那你喜欢吗?”看着白玫瑰如此震惊的俏模样,老何心里更为得意,看样子她也刺激到了极点,说着呢老何对着白玫瑰娇嫩身子就一阵狂啃。

 

  “何叔叔,不要这样问人家,人家很害羞……”白玫瑰羞涩万分,但面对老何的狂啃,她g e n本就没有丝毫的反抗,当老何低头亲她诱惑的红chun时,她居然还在回应老何。

 

  白玫瑰张着樱桃小嘴,就像是抹了蜜一样甜,非常的柔软,老何都恨不得马上把她给吃进嘴里,连同她的舌头一块吃了。

 

  接着,老何更是忍不住啃她身上所有的一切,慢慢的一边e*啃一边的掰开了她的双腿,给白玫瑰用了嘴,老何真是感觉快要爽疯了,这是何等的极品娇嫩啊!

 

  白玫瑰面对老何的举动,太让她舒服了,没有几分钟白玫瑰没有了丝毫的反抗,任由老何在她身上折腾。

 

  “何叔叔……你慢点……”听见白玫瑰这么酥酥的声音,老何再也忍不住。

 

  老何只是那么蹭了一下下,卧槽,还没有进去,老何就感觉舒服到家了,里面像是有东西要爆发了一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