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睡着了吗我好想要,趁我睡着偷偷进到身体里了

来源:www.qipaozhi.com 情书网 时间:2020-12-10 20:58:16 责编: 人气:

你睡着了吗我好想要,趁我睡着偷偷进到身体里了

时间一点一点过去,他们约好五点半准时在国贸d*a厦门口见面,现在已经5点40分了,她想,对方d*a概不会来了。这样也好,本来对这次见面就没什么信心,万一对方是个d*a腹便便的中年男子,或者满脸猥琐的d*a叔怎么办?想到这里,她下意识地摸了摸外套兜里的防狼喷雾,还好自己有所准备。反正不知道对方的长相,如果不满意,直接宣称认错人了逃走。

 

这一切都源于一场荒唐的见面。

 

23岁的顾茗烟刚刚d*a学毕业,在一家设计*g司做网站编辑,*g司一方面顺应媒体时代的潮流,另一方面为增加名气,专门开办了一个设计网站。顾茗烟毕业后因为成绩突出,就全权管理了网站的运营,现在是*g司的网络主编。照理说这个圈子里工作的男男女女d*a多有品位有格调,尤其像顾茗烟这样身材高挑的美女,早就成了抢手货,偏偏她在圈子里混迹了两年,却一直是单身。

 

这一点,顾茗烟心知肚明,她之所以不找男朋友,一方面觉得维持关系很占用时间,另一方面,也一直没有合适的人选。

 

可人总会有寂寞的时候,尤其是在S市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,每当看着d*a厦里来来往往的j*英男女,看着他们眉飞s e舞的笑脸,再回到自己冷清的出租房,顾茗烟总是想着什么时候有个人能来陪自己就好了。

 

于是某天晚上,实在无聊的顾茗烟忐忑地下载了一个国内着名的交友,实际上就是一个看似交友,实则约炮的。

 

她原本没想着付诸实践,只是人都有好奇的时候,为了避免被人发现,她还专门下载了一个卡通人物作为自己的头像。顾茗烟拿着手机在同城搜索了一圈,看着满屏幕打扮得光怪陆离的男人直觉得打心里厌烦,刚想要卸载,突然一阵系统提示音传来。

 

“系统为您匹配了最佳交友对象,契合程度高达99%。”

 

原本索然无味的顾茗烟突然来了兴致,再看看对方的头像,一副山水画,个人资料里全部都是空白,尽管如此,她还是鬼使神差地给对方发送了一个“hello”。

 

过了很久,那个叫“琛”的山水头像男人才回复信息,内容也是惜字如金,“嗨”。

 

就这样,顾茗烟和那个男人打上了话,她不知道对方的长相,更不知道他的身份,但言谈之中的男人无不透露着渊博的学识与高尚的修养。渐渐地,他们越来越熟络,经常在一起漫无目的的聊天,但绝口不提彼此的生活,直到有一天,男人说了一句,“要不要线下?”

 

“线下”是这个app中的暗语,意味着线下见面并发展一夜情,顾茗烟握着手机踌躇了好久,她想到自己每晚在出租房里忍受的孤单和寂寞,想到这个城市里光鲜亮丽的男男女女,用颤抖的手回复了一句,“好”。

 

她知道,这一句“好”,赌上了自己多d*a的勇气。

若说顾茗烟是个放浪形骸的女人也实在有失偏颇,她在感情里一向忠诚,私生活也非常单纯,可男人们却都是家里红旗不倒,外面彩旗飘飘的架势,她在d*a学交了两个男朋友,均已被出轨而告终,自从d*a学毕业后,她就再也没有接触过男人。

 

顾茗烟伤透了心,也渐渐觉得维持一段感情又辛苦又得不偿失,如果有个合适的x*ing伴侣也不错,既能缓解孤单寂寞,又不用负责,皆d*a欢喜。

 

于是周五下班后,她决定和那个叫“琛”的男人见上一面,如果在从前,她会觉得这是一个颠覆自己世界观的决定,但此时,冲动已经压制了理智,她想放肆一次,就一次,在这个声s e犬马的欲望都市里。

 

国贸d*a厦门口的车停了又走,顾茗烟看了看表,已经5点45了,心想他应该不会来了,她刚想走,突然熟悉的手机提示音响了一下,她立刻打开,看到了他刚刚发的消息。

 

“不好意思,晚高峰堵车,我马上到。”

 

这几个字像是尖锐的钉子扎进了顾茗烟的心里,让刚刚放松的心情立刻不安起来,她双脚不自觉地交叠在一起,又放开,再叠起来,她知道,自己这是在紧张,第一次做这种事,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,她努力平复了一下心情,打开回复窗口写到,“我在门口,穿黑s e衣服,白s e外套。”

 

约莫三分钟后,一辆白s e轿车稳稳地停在了她的身前,车窗摇下来后,她看到了他,一瞬间血y*就像疯了一样冲上脑子,车里那个长相斯文的男人试探x*ing地问道,“你是烟?”

 

是了,这是她在里起的名字,她直直地点了点头,心跳快得仿佛要跳出*口。

 

“上车吧。”男人言简意赅。

 

顾茗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应对的,更不知道为什么会鬼使神差地上了他的车,等缓过神来自己已经坐在了他的副驾驶上,而他正贴心地靠过来为她系安全带,从头到尾一气呵成,没有任何肢体接触。

 

可是一想到等会要和这个男人做那种事,顾茗烟脑子里就一片空白。

 

车子发动后,顾茗烟不安地搓着双手,眼神时不时的瞟向旁边开车的男人。他长得斯斯文文,高挺的鼻梁,棱角分明的侧脸,一双眼睛炯炯有神,貌似还是个双眼皮。他今天穿着白s e休闲衬衫,随意地解开了两粒扣子,小麦s e的*膛若隐若现,虽然是坐着,但身材看上去也差不到哪去。顾茗烟看到这里,有些羞赧地别过脸看向窗外,心跳仿佛又快了半拍。

 

“饿了吧,等会我们先吃点东西。”男人似乎看出了她的尴尬,淡淡地说着。

 

顾茗烟回头看到他握着方向盘的骨节分明的手,“你做主吧。”她回答,对吃这方面,她确实没什么建议。

 

“好,我们先去吃饭,晚上我在星恒酒店定了房间。”男人不急不缓地说,仿佛一切顺理成章,可在顾茗烟眼里,因为即将发生的一些事情,任何话语都有那么一些情趣的味道。*6

 

车子一路堵,一路开,因为紧张,顾茗烟一路无话,就这样到了酒店门口。

 

星恒是S市数一数二的酒店,男人能在这里订房间说明至少有点资本,顾茗烟不是没听说过这里,只是她一个刚刚毕业的d*a学生也是没有机会进来的,男人一上来就定了这么豪华的酒店,仿佛在昭示着他的财力,这让顾茗烟更加忐忑不安。

 

“林先生,您来了。”门童殷勤地接过男人递给他的车钥匙,另一面男人已经走向副驾驶的位置,为顾茗烟开了车门。

 

他没有挽着她的腰,甚至没有拉着她的手,客气而有礼貌地把她迎进了酒店d*a堂

“林先生,8楼餐厅的位置已经为您准备好了。”前台的服务生客气地对他鞠了个躬,目光越过他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顾茗烟,那种眼神让她觉得浑身不自在,好像自己是他的情人,或者,甚至是他的猎物。

 

顾茗烟定了定神,逐渐从刚刚的紧张中缓解出来,她挺了挺*脯深呼吸了一下,跟着男人走进电梯。

 

八楼的餐厅装饰得富丽堂皇,男人定的位置在餐厅的角落里,灯光昏暗,但更显雅致,他为她拉了一下座椅,两人坐定后开始点餐。

 

“想吃点什么?”男人问。

 

“你点吧,我没意见。”顾茗烟回答。

 

男人看了看菜单,修长的手指点了点上面的几个文字,“这个,这个和这个……”究竟是哪个顾茗烟也没看清,此时此刻她的脑子一片空白,心想着过一会自己就会成为他的盘中餐。

 

男人点完了餐,服务生收好菜单转身离开,他对着顾茗烟露出一个礼貌的笑容,“你好,我叫林彦琛。”

 

“我叫顾茗烟。”顾茗烟回答。

 

“顾x*不必紧张,只当这是一次普通的网友见面,你不喜欢的事情,我不会*你做。”男人再次笑了一下,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,顾茗烟看着他那客客气气的眼神,脑海里渐渐勾勒出昨晚幻想中他的模样,清瘦、绅士、有礼貌,都说一个人在网络上的言谈举止能够折身寸出他的x*ing格,顾茗烟起初不信,但现在信了。

 

一顿饭吃的好不快乐,顾茗烟和林彦琛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,瞬间把刚刚尴尬的气氛一扫而光,顾茗烟发现,这男人除了学识渊博以外,也不失幽默。言谈之中,他若有所思地看着顾茗烟,眼神直看到她的心里,那是一种欣赏与喜爱的眼神,无关乎情欲,无关乎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。

 

“顾x*看样子刚刚毕业不久?”林彦琛把一块切好的牛排放进嘴里,悠闲地咀嚼着。

 

“去年毕业,还是个打工妹。”顾茗烟调侃道。

 

“可以透露一下在做什么工作吗?”

 

“网络编辑,你呢?”

 

“家具。”他跟网络上一样惜字如金。

 

林彦琛饶有兴致地看着面前的女人,他原本没有抱多d*a的希望,那个只是朋友投资的项目,在三番五次推荐之下他不耐烦地下载了一个,却从未使用过,直到有一天,一个同城的女人对他说了一句“”。

 

那天他正好在等文件,闲得无聊就和她聊了起来,聊着聊着却发现这个女人实在不同寻常,说起什么都头头是道,他对她说经济,她便开始分析中国房价居高不下的原因;他对她说政治,她便开始吐槽美国d*a选;他对她说科技,她竟开始聊起了工业4.0……尽管只涉及到了皮毛,却让林彦琛d*a为惊喜,他很想见见,这个奇特的女人究竟长什么样,至于一夜情,那都是后话。

 

见到她的第一眼,他就被吸引了,她个子高,气质出众,完全出乎他的意料,他原本以为,她是个不修边幅的女教授,却没有料到,她竟然长得这么漂亮。

 

事实上林彦琛并没有定下星恒酒店的房间,他甚至都没想过要和这个女人发生什么,只不过星恒一直留有他的专属客房,他知道所谓的“线下”是什么含义,当他见到顾茗烟时,就已经决定将“线下”付诸实践了,不是以一夜情的名义,而是与一个他欣赏并喜爱的女人。

 

“顾x*没有男朋友?”林彦琛犹豫了半天,终于问出了这个问题。

 

“没有,你呢?”

 

林彦琛摇摇头。

 

“你难道一直要叫我顾x*?”

 

“很抱歉,我知道这样很生分,但我不知叫你什么比较合适。”林彦琛摊开手做出一个无奈的表情。

 

“叫我茗烟吧。”

 

“好,那你可以叫我彦琛。”这样也算是熟络了。

 

一顿饭吃毕,也将近40分钟,顾茗烟对眼前这个男人也有了七八分了解,他d*a概二十七八岁,从商,事业有成,单身,气质和谈吐均出众不凡,他身上有某种迷人的绅士气质,甚至带着几分禁欲的感觉,更让她不禁羞怯,真的要“线下”吗?顾茗烟有些期待,但却犹豫不决。

 

“那个……彦琛。”顾茗烟有些吞吞吐吐。

 

“你说。”林彦琛抄着手臂听着。

 

“我们吃完了饭……要去哪里?”

 

看得出顾茗烟的紧张,林彦琛微笑着叹了一口气,手肘拄着餐桌,“不是说要线下么?”

 

顾茗烟一听到线下,一时语无伦次,“真……真的要?”

 

“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,我可以直接送你回家。”

 

一听到回家,顾茗烟不禁有些失落,当她见到林彦琛时,原本也是有所期待的,但这种事情她还是第一次做,难免有些为难。

 

顾茗烟深吸了一口气,鼓足勇气说到,“好,线下就线下,不过我希望……你做好措施。”

 

“没问题。”林彦琛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,似乎很满意她同意线下的决定。

 

“还有!”顾茗烟低着头,用几乎不可闻的声音说,“你……别拍照。”

 

“你当我是什么人?”林彦琛笑出了声,“今晚发生的事,纯属你我自愿,如果你不愿意,我不会强迫你做任何事。”

 

顾茗烟红着脸点头。

 

“那么现在,我们可以进房间了吗?”林彦琛问道。

顶楼的套房,装潢奢华而j*致,林彦琛掏出房卡开了门。在此之前,他恭敬得连手都没有拉过她,直觉告诉顾茗烟,这男人不是真清高,就是一直在忍,如果是后者,那她今晚没准要遭殃了。

 

随着房门关上,顾茗烟的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,林彦琛开了灯,温柔地环抱起她的腰,用身体将她抵在门后,捉起她的下巴轻轻吻了一下她的chun,温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脸上,让她一瞬间失了神。

 

他直直地看着她,嘴角勾起一丝暧昧的微笑,“去洗澡?”他建议到。

 

顾茗烟几乎是飞快地推开他,径自冲向了浴室。

 

她在浴室前面的d*a镜子下定定地看了自己好久,暖hs e的灯光将她的皮肤映衬得更加白皙动人,她一件一件脱下衣服,站在花洒下,打开莲蓬头,温暖的热水冲刷着她的身体,不一会e*,浴室里水汽弥漫,她有些惶惶欲醉。

 

她知道,推开浴室门的那一刻意味着什么,她即将和一个陌生的男人上床,在赤果*的身体下体会灵魂放纵的快感。尽管她已经不是chu女,但一夜情这种事还是第一次,她不知道自己应该在怎么样去做,是直接躺到床上,还是主动抱住他?她想到林彦琛风度翩翩的样子,她想这样一个男人,应该知道如何引导她进行一场陌生的欢爱。

 

她就这样漫无目的地想着,早已洗好了澡,却迟迟不愿推门出去,她在犹豫,她不敢去接受接下来发生的一切。直到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,她才猛然回过神。

 

“洗好了吗?还在吗?”林彦琛隔着门轻轻地问,已经过了近半个小时,他想她该不会在浴室里晕倒了吧。

 

顾不得回答,顾茗烟急急地擦了几下身体,将内衣裤穿好,又披了件酒店的浴袍,缓缓打开了浴室的门。

 

六月的S市正值夏天,可打开浴室后扑面而来的冷空气还是让她不禁打了个寒颤,林彦琛看到她这模样直接伸手紧紧抱住了她,男人温暖的怀抱和炽热的温度隔着衣服传到顾茗烟的身上,让她忍不住一阵颤栗。

 

“冷了吧,你先到床上躺着,我洗好就过来。”林彦琛温柔的声音喷在顾茗烟的耳后,他把她横抱起来,小心翼翼地放在了床上,临去浴室前还不忘再在她嘴上啄了一口,“等我。”

 

顾茗烟看着他的背影,心里五味杂陈,不禁羞怯地躲到了被子里,窗外早已是华灯初上,夜晚的酒店里灯火通明,有谁会想到,S市豪华的酒店套房里,即将会上演着缠绵悱恻的一幕。

 

顾茗烟听见浴室水声渐小,门咔嚓一声打开,她从被子里伸出头,看见一个明晃晃的身影朝自己的方向走过来。林彦琛的短发黏在额头上,湿漉漉地滴着水,顺着他高挺的鼻梁滴到地上,雪白的浴袍下若隐若现的男x*ing身体散发着荷尔蒙的气息。

 

他抓过毛巾随意地擦了一下头发,将湿毛巾丢到旁边的沙发上,一步一步走到了床边,掀开她身上的被子躺下去。

 

顾茗烟感到床垫上的重量一点点下沉,他正朝着自己的方向靠过来,一只有力的手环抱住了她的腰身,隔着衣服从背后搂过她,将她揽到自己的怀里。

 

男人带着沐浴后清新的气息,双chun靠近了她的颈后,一点一点亲吻着她的脖子,酥痒的感觉瞬间传遍了顾茗烟的全身,她抓紧*前的被子,紧张得连呼吸都小心翼翼。

 

“是第一次?”林彦琛问道。

 

顾茗烟咬着嘴chun摇了摇头。

 

“别紧张。”林彦琛安慰她,手却一直没停下。他将顾茗烟的身体翻过来面对着自己,另一只手解开她浴袍的带子,轻轻一褪,脱掉的浴袍就滑落到了地上。

 

现在她身上只剩下单薄的内衣裤,白皙的身体有点瑟瑟发抖,她努力想控制,可身体g e n本不听使唤,她听到自己的心脏怦怦直跳,脑海里仿佛有个声音在叫嚣:顾茗烟,你马上就要在这个男人面前赤身果*体了!

 

林彦琛看着她脸上因为紧张和害羞而泛起的红晕,火热的欲望在身下渐渐膨胀起来,他三两下脱掉了自己的浴袍,只穿着nk,整个身体覆上了她的身,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,温柔的chun在她身上游走,挑拨着她的情欲。

 

如果说,刚刚的林彦琛看着顾茗烟生涩的动作还有些迟疑,那么现在,燃烧的情欲已经将他的绅士风度完全湮没,他抱着她,感受着她白皙、柔软而细腻的娇躯,他明确地知道他想要她,今晚,他要让她体会一场极致的情爱。

 

林彦琛柔软的chun覆盖住了她的嘴,轻轻撬开她的贝齿,吮吸着她湿滑的舌头,一只手环绕到她背后,解开了她内衣的搭扣,另一只手从松开的内衣里捕捉到一小团白皙的柔软,握在手里轻轻地揉捏着。

 

“嗯……”顾茗烟本能得呻*了一声,身体在他的抚摸下变得异常敏感,两颗粉红的蓓蕾骄傲地挺立着,如同鲜艳欲滴的樱桃。

 

他不急不缓地玩弄着她的身体,将火热的体温传递给她,吻着她的chun逐渐向下游走,越过她白皙的项颈,来到了柔软的*前。

 

他张开口,轻轻含住一颗粉红的蓓蕾,舌头温柔而有节奏地打着圈,顾茗烟被他撩拨得浑身酥麻难耐,双手不自觉地抚上了他的背,在他宽阔的背脊上游弋着。

 

顾茗烟的身体已经敏感得一塌糊涂,白皙的皮肤扫上了一层淡淡的粉红s e,她感受到抵着小腹处异样的坚石更,抬了抬d*a腿,将nk包裹住的隐si部位向他的身下挪了挪,刚好碰到了他满涨的yu望。

 

林彦琛似乎受到了某种暗示,嘴角轻笑,一只手顺着她的小腹伸到了nk之中,在濡湿的花xue中寻找那条紧致的甬道。

 

在体y*的包裹下,他将一只手指伸进了她的深处,熟练地摩擦着湿滑的内壁,拇指不忘抵着她甬道上方的小*,挑逗似的按压着。

 

顾茗烟只觉得浑身火热难耐,细长的手指g e n本满足不了她的欲望,她的双眼在他的身下渐渐迷离,张开嘴chun不住地呻*着,仿佛在哀求着他的jr。

 

“想要?”林彦琛玩味似的问着。

 

此时此刻,顾茗烟早已软成了一滩水,无论这个男人说什么,她都能百般迎合,她半睁着双眼,重重地点了点头,微张的嘴chun吻上了他的*膛,含住他*前的颗粒,柔弱无骨地吮吸着。

 

林彦琛感到*前一阵电流般的快感,所有压着x*ing子的挑逗和忍耐顿时抛诸脑后,他一把脱掉了nk,将她的双腿架在他的肩膀上,扶着下身的昂扬,身体一挺,直接滑了进去。

 

“啊……”几乎是同一时间,他们同时叫到。林彦琛知道她不是c nv,jr时明明没有一点阻碍,但她却紧致得让他发疯,甬道里柔软的嫩*包裹着他,仿佛无数张小嘴,直把他吸到她的最深处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下章继续~